影评百科

广告

谁的花样年华?

2012-03-26 12:47:34 本文行家:啼妃

沉迷《花样年华》中王家卫导演的情绪。旗袍、眼神、表情、楼道、夜雨、绣花拖鞋上细致到金丝线里的伤悲,还有斑驳的墙面上,那毫不遮掩撞入眼帘来的“哮喘”字样,生活的细节,如此真实入微,却又毫不影响情感在生活的细节里苟活,并以它独有的尊严,于黑暗的通道中,向前迤逦。

花样年华花样年华

 《花样年华》明媚鲜艳,又凄美伤感,开在二十一新世纪的千禧年。而我,错过月月年年,一直到2004年,才黯然与它遇见。看完《花样年华》的电影,然后我独自一人,去了一家叫做《花样年华》的会所,独自喝了一杯冷咖啡。有多少女人如花?有多少年华似水?2011年,我又看一遍《花样年华》,花落,水流,咖啡的寂寞,无改。
   
         喜欢梁朝伟和张曼玉,也喜欢王家卫,当然更喜欢《花样年华》。喜欢那一种种,千百种,情绪的流淌和表达。
   
         梁朝伟饰演的周慕云,张曼玉饰演的苏丽珍分别是《花样年华》电影的男、女主角。但另一对始终没有正面出场的偷情男女,彪悍在周慕云和苏丽珍的忧伤、忐忑、渴望和幻灭里。明里,暗里。明若温婉美丽,暗,又是怎样地杀伤肆意?他们怎么可以那么自在从容,力大无穷?偷情、苟且,从丈夫和妻子的眼皮底下,到远渡重洋,他们怎么可以?而,周慕云和苏丽珍,又是那样地无奈、伤心、怯怯,彼此的手伸出去,又缩回来;怕冷似地被命运推搡着靠近,又怕被命运捏碎似的,惶然挥手别离。
  
        看过《花样年华》电影的人,都被张曼玉艳艳素素的旗袍迷离了双眼,那一件件大朵绚烂花朵的或是清素如中国水墨画的旗袍,是一个心绪流离中的花样年华女子,全部的华丽或黯然心事吗?我说,不是的。你看见了她那高高髻起的云鬓吗?那是她由始至终的如一守候,那样伶仃地髻在灿然凄然的花样年华里,即使旗袍泄露着无辜背弃的忧苦,发髻依然苦苦坚持,坚持到失去,坚持到终有一天,发髻落了,哀怨地落在双肩,云堆雾涌着,是一生一世绿叶成荫子满枝的空洞圆满。而写武侠小说的周慕云呢?他那痛到骨髓深处的伤心眼神,他那落寞手指中扬起的缕缕烟尘,他那在凄凄夜雨中奔跑追随又放弃的孤单身影……到最后,统统给了天涯处一个沧桑的树洞。男人的手,小心地护卫着洞口,把他关于爱情欲罢不能的秘密,统统说给树洞,然后尘封,然后,怆然离去。
  
        我哭了。在看电影的时候,在敲击这些文字的时候。在命运之船上,为什么,有的人可以那么彪悍,无视在世为人的任何栅栏,信步跨越,自在由己?为什么,有的人,拼尽此生全力,守护、化解、妥协,却依旧只能背负着各自忧伤的十字架,远远地对望着,让年华随痛逝去,让爱,在渴望和思慕里,成灰?那夜雨潇潇中,即使相拥,也是两两孤单的背影,即使是这样凄凉而折扣的爱过回忆,又要用多少各自独处的伤心来换取?
  
        周慕云的太太,和苏丽珍的先生,他们可以肆无忌惮到给情人与丈夫(妻子)买相同的礼物来践踏他们。当他戴着和她先生一样的领带,当她拎着和他妻子一样的手袋,当背叛和遗弃的伤痛,将他们席卷在一起,周慕云和苏丽珍,这样悲苦相爱的两个人,为什么又不可以?生活和情感的不公平,怎么可以这样没有道理可讲,凛然到叫受苦的人,连分辨的声音也无,暗哑到叫愁怨的情绪,只能在那一趟趟逼仄楼道的偶遇里,化作夜雨窗外,那盏昏黄街灯的眼泪。
  
        沉迷《花样年华》中王家卫导演的情绪。旗袍、眼神、表情、楼道、夜雨、绣花拖鞋上细致到金丝线里的伤悲,还有斑驳的墙面上,那毫不遮掩撞入眼帘来的“哮喘”字样,生活的细节,如此真实入微,却又毫不影响情感在生活的细节里苟活,并以它独有的尊严,于黑暗的通道中,向前迤逦。因为,我在《花样年华》的音乐里,找到了它。
  
        惊心、哀怨,却又果敢、坚决的音乐,在女主角一袭袭寂寞华美的旗袍背影中,在男主角低垂的头颅和手指间袅袅上升的一缕缕烟雾中,一次,一次,又一次,反反复复百转千回地响起。象一张绝世的珍稀之琴,放在凡俗的岁月里蒙尘,等啊等,等啊等,终于等到一个了解的人前来,久久凝视,拂去琴身上的尘土,然后轻轻一拨,只听得一声“轰”鸣,空寂的轰响开了头,琴震撼了以手撩拨的人,人退却了,琴却在历历的烟尘里返魂活转,在轰响的底子上,兀自绝然地缱绻悠长下去。《情花开》了,琴碎了,人去了。梅林茂带来的《情花开》,贯穿在《花样年华》影片的经脉里。
  
        Quizas,Quizas,Quizas……的旋律响起,张曼玉饰演的苏丽珍,穿着一件又一件如花的旗袍,描画到眼角处,便细细吊起的眼线,因为眼帘低垂,它兀自深长地往内心深处深深、深深斜入进去。秀气灵巧的鼻翼小心翼翼地翕动,多汁而孤单的嘴唇,无辜又伤情地微微张着,千言万语的怨恨和期盼,只是说不出口,索性把眼闭了,泪珠,在眼角处,将坠未坠。没有台词,没有任何台词。Quizas,Quizas,Quizas……一声声,诉说的是女人心底的挣扎和盼望,“也许,也许,也许……”
  
        也许,对一部分人来说,犯下任何错误,都可以慨然笑着轻而易举;也许,对另一部分人来说,挽住孤独的邂逅,冲破灵肉的重重约束,勇敢地还原爱情的真实面目,所有的期盼和努力,到最后,不过是一声依旧惶惑忐忑的询问:“我这还多一张船票,你愿意和我一起走吗?”
  
        也许,他根本没有勇气问,也许,他问了,却没有勇气等到她回答。也许,她应答过,又逃离了。
  也许,他把心中的秘密,说给天涯的树洞时,她的花样年华,已在海角处,凋落成泥了。
  唯有失去,方能成全凄美。当所有的结局都已经尘埃落定,燕子双飞的旋律,姗姗来迟。就让我们,把迟来的祝愿,变成一场永远的祭奠,哭在梭罗河边。
  
        天钥桥路的“花样年华”会所,已然消失,它变身为一间大众食府,在尊贵的黄金地段地久天长。而我的咖啡,变成我的字,冷冷地坚持,花落以前的半点芬芳。
  

啼妃2011/5/30

分享:
标签: 花样年华 经典电影 张曼玉 梁朝伟 王家卫 | 收藏
百科的文章(含所附图片)系由网友上传,如果涉嫌侵权,请与客服联系,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于www.baike.com
广告

本文行家向Ta提问

啼妃陈晓红,笔名胭脂泪、啼妃。景德镇市作协会员,自由作家,现居上海。已出版文集《宠爱》,最新出版个人小说专辑《寂寞挥发着余香》。